国内的所谓女权本质上就是女版张献忠。女权小团体从抱团取暖,传播意识形态(女权主义和共产主义之类意识形态传播机制也没有本质区别),到交流女孩出门带什么刀,拿刀捅人怎么确保割到动脉,怎么下死手,实际上和传统认知的黑社会小混混交流犯罪方法没有任何区别。 如果我们认同政治意义上的男女平等,就应该理解不应该仅仅因为换了性别,就把张献忠行为当成什么全新的事物。当然,此事给我们带的冲击主要在于一般认为女性在体力和力量上与男性有差距,而且在绝大多数时候并不会扮演“小混混”这样的社会角色,由此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心理冲击。 从这一点上来说,中国社会的内溃确实已经把很多底层女性也逼到了绝望的地步,比上一轮崩溃来得更为残忍。女性不仅被驱逐到社会底层,且完全丧失了在前现代社会还能保有的父兄家庭荫蔽,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散沙原子人。 这些丧失安全网的底层女性当然没有任何自组织能力,她们原本最天然的自组织手段 — — 家庭,却因为后共产+丛林资本主义社会的剧毒而丧失功能。如今只能靠所谓“女性独立自主”这样的舶来意识形态在网络上通过松散的拟似女权小团体(没有传统社区或教团那样实际的社会互助功能)抱团取暖,是一出不折不扣的人间悲剧。

“田园女权主义”的实质
“田园女权主义”的实质

国内的所谓女权本质上就是女版张献忠。女权小团体从抱团取暖,传播意识形态(女权主义和共产主义之类意识形态传播机制也没有本质区别),到交流女孩出门带什么刀,拿刀捅人怎么确保割到动脉,怎么下死手,实际上和传统认知的黑社会小混混交流犯罪方法没有任何区别。

如果我们认同政治意义上的男女平等,就应该理解不应该仅仅因为换了性别,就把张献忠行为当成什么全新的事物。当然,此事给我们带的冲击主要在于一般认为女性在体力和力量上与男性有差距,而且在绝大多数时候并不会扮演“小混混”这样的社会角色,由此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心理冲击。

从这一点上来说,中国社会的内溃确实已经把很多底层女性也逼到了绝望的地步,比上一轮崩溃来得更为残忍。女性不仅被驱逐到社会底层,且完全丧失了在前现代社会还能保有的父兄家庭荫蔽,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散沙原子人。

这些丧失安全网的底层女性当然没有任何自组织能力,她们原本最天然的自组织手段 — — 家庭,却因为后共产+丛林资本主义社会的剧毒而丧失功能。如今只能靠所谓“女性独立自主”这样的舶来意识形态在网络上通过松散的拟似女权小团体(没有传统社区或教团那样实际的社会互助功能)抱团取暖,是一出不折不扣的人间悲剧。

--

--

波动性会暂时退却,但总会再次来临。这一次应该也不远了。无论阴晴圆缺,投资者的自我修养就是要“每日三省吾身”,即便在最气贯长虹的大牛市里也要准备好30%-50%的回撤。

进一步的,你必须假设自己身处那样级别的回撤中(至于回撤原因并不是最重要的),然后问自己这些问题:

1. Do I have enough cash?

2. Can I stomach a paper loss of portfolio value that at my age may never recover?

3. Are the dividends I am receiving safe, and reliable from my own research?

4. Am I invested in quality companies that can continue to make money and pay dividends?

5. Do I need to SELL any underlying asset to sleep better at night and to preserve needed capital?

6. Have I misled myself into believing that I can withstand a severe decline?

7. Do I know why I am invested and am I sure about it?

如果回答不了这些问题的话,就必须坚决减仓了。

--

--

Gilgamesh

Antifragility is beyond resilience or robustness. The resilient resists shocks and stays the same; the antifragile gets better.